宜昌血流成河换三张手机下载|血流成河换三张打牌技巧

扎克伯格的執念 + 5G 變局,能重新點燃 VR 嗎?

摘要

漫長的寒冬將盡,一款樹立了行業標準的產品和 5G 催化的資本涌入,讓 VR 進入了真正的加速期。

「很遺憾的是,(VR)內容層面并沒有太大的進步」,作為兩屆青島國際 VR 影像周(SIF)主辦人的樓彥昕表達了遺憾,資本的反饋讓創作者們趨于保守。但就在這一年間,VR 游戲卻有了抬頭的趨勢,「因為新的游戲一體機出現了」。

他指的是 Facebook 今年 5 月發售的 Oculus Quest,「創作圈子的人對它的預期也非常高,我所了解的幾乎所有的團隊都在為它設計東西」。Quest 的到來,讓 VR 游戲開發迅速進入一個新的周期。

Oculus Quest | 視覺中國

NOLO VR 的 CEO 張道寧同樣難掩激動,「我們希望它三年前就出現,移動 VR 我們等了太久」。NOLO VR 目前主售為中低端移動 VR 提供主機 VR 操作體驗的交互配件。三年前,「所有人都覺得 VR 的未來是主機 VR」,HTC Vive 和 PS VR 是當時的主流。在這個大方向上,移動 VR「沒有量」,體驗差,加上開發者會優先為主機端開發游戲,移動 VR 更是「沒法玩」。

張道寧認為,Facebook 干了一件能極大推動 VR 在消費者端表現的事情。一體化、6DoF(6 自由度,XYZ 軸的旋轉和位移)、雙手追蹤,這是 Oculus Quest 為行業定下的「基調」。最重要的是,扎克伯格剪斷了 VR 頭顯那根線,宣示著 VR 的未來是移動的。

3 自由度(更適合用于觀影)和 6 自由度的差別 | IGN Japan

Quest 建立起來的標準,讓生態和內容有了依托。另外,VR 也將迎來一個新的契機——5G。還未正式商用的 5G 卻讓投資人們「回過頭看看(VR)」。

三年前,VR 行業從熱潮,到冷場。那時,瘋狂的資本涌入,被催熟的 VR 產品還沒做好面市準備,主機 VR 價格高昂,配置要求極高,內容貧瘠,而像 Cardboard 那樣的紙板盒子只能達到初級的沉浸體驗。因此,VR 的軟硬件和消費者的期待產生錯位。當處于「風口」的 VR 設備銷量遠低預期的時候,資本把手縮了回去。但「寒冬」也被從業者們認為是一場必要的洗禮。泡沫破裂后,賽道上的玩家開始重新思考產品布局,并不斷更新技術,變了臉的資本也只青睞關鍵的技術和公司。

青島國際 VR 影像周展映現場 | SIF 2019

「寒冬」之后,這些從業者似乎沒有停止蓄力,在新的契機出現后,他們將合力推動 VR 抵達爆發點。


「第四座里程碑」

「VR 元年」的技術標桿 HTC Vive | 視覺中國

五年前,Oculus VR 在發起眾籌項目后的第 601 天,被 Facebook 以 20 億美元的價格收購。到了被稱為「VR 元年」的 2016 年,Facebook 推出了 PC VR Oculus Rift,售價 599 美元。Rift 最終售出 35.5 萬套,不及預期。2017 年,扎克伯格宣布要讓 10 億人用上 VR。

一年后,這個目標連 1% 都達不到。早在這之前,Facebook 就開始想方設法讓 VR 觸及更多人群,而不僅限于追求游戲極致體驗的小眾玩家。

據和 Facebook 公關有密切接觸的作者 Blake Harris 透露,扎克伯格在 2015 年曾發布一封內部郵件,稱「VR/AR 將在大約十年后成為繼移動之后的下一個主要計算平臺」,但要想擺脫擁有兩大主流移動端平臺的 Google 和蘋果的制約,Facebook 必須加快構建 AR/VR 生態。當時,扎克伯格考慮以 30 億美元收購知名游戲引擎公司 Unity。「我們的目標不僅是拿下 VR/AR,還要加速它們的普及。」他在信里寫道。

2016 年年底,Oculus 發生重組,內部被拆分成 PC VR 和移動 VR 兩大部門,隨后,Facebook 在移動 VR 上不斷加碼。2018 年,Facebook 推出入門級 VR 一體機 Oculus Go,售價 199 美元,緊接著又在 Oculus Connect 大會上公布了 Quest。

今年 5 月,Quest 上市。399 美元的起售價和索尼 PS4、任天堂 Switch 相當。Quest 內置高通 835 芯片,采用 Inside-out 追蹤,支持頭手 6DoF 交互,和 2016 年發布的 Rift 1080x1200 的單眼分辨率相比,Quest 已經達到了 1600x1440。VR 內容方面,這款游戲定位的頭顯,首發時有 50 多款游戲。

因為具備無線,配置成本低和接近 PC VR 的體驗等優勢,Quest 在樓彥昕看來,是「真正屬于消費級」的 VR 頭顯。而 Quest 也表現出了它在消費者市場的潛力。Oculus 內容部門總監 Jason Rubin 在今年的 E3 游戲展上表示新品在洛杉磯的百思買經常缺貨。上個月,Facebook AR/VR 副總裁 Andrew Bosworth 在 Code Conference 2019 上表示軟件銷售在前兩周就超過了 500 萬美元。

Google Cardboard | WIRED

張道寧告訴極客公園,如果給 VR 行業的發展列幾座里程碑,Quest 就是剛立起來的那一座。第一座里程碑是 Google 的 Cardboard,讓人們體驗到 2D 到 3D 的「全沉浸式」感覺;第二座里程碑是 HTC Vive,它呈現了 6DoF 的、沉浸式的 VR;第三座是 Go,讓用戶知道 VR 是可以脫離電腦的;第四座里程碑就是 Quest,在移動 6DoF VR 里,它是「一個非常強的技術標桿」。

「塞入」了那么多技術,Quest 還能控制在 570 克,張道寧表示這在工程上是讓業內人士驚嘆的水準。但他也表示,消費者也會從自身角度出發,向行業提出「為什么它不是 70 克」的需求。另外,在行業看來已經是「價格殺手」的 399 美元,這個 Facebook 甚至需要倒貼的標價,在一些消費者看來,仍是高昂的。「雖然它開始了移動 6DoF VR 的元年……但什么樣的東西能賣到人手一臺,一定不是這個樣子。」

但在樓彥昕看來,Quest 除了能極大調動 VR 內容創作者,價格相對較低的它也能為線下 VR 的運營降低成本。盡管它首發時只是 50 多款游戲(Oculus 高管承諾年底前至少有 100 款),「我相信往后一到兩年時間,會出現大量的內容,包括給線下(開發)的內容」,樓彥昕說道。

多人 VR | Dreamscape Immersive

而線下也是 VR 內容分發的一個突破口。大空間、配備體感裝置、多人游戲,線下 VR 備受資本青睞。Dreamscape 累計獲得來自 21 世紀福克斯、華納兄弟等公司的 3600 萬美元融資。今年初,Sandbox VR 獲阿里巴巴參投的 6800 萬美元融資。「像 Sandbox 這種線下門店,一般要提前三四天預約才能訂到我想去的時段。」一位行業人士告訴極客公園。像 VR 這種體驗式產品,只有當消費者親自使用了才會對產品有清晰的認知,所以,樓彥昕認為「線上發行是發生在線下發行之后的」。


5G 敲松了資本

「5G 到來,移動網速迅速提升到光纖級別,明年會有新的 VR 設備,這促使我們要開發 VR 版微信了。」在去年 11 月的互聯網大會上,馬化騰用這句話激起人們對 5G + VR 場景的想象。

相比 4G 網絡,5G 網絡擁有更高的帶寬速率、更低更可靠的時延和更大容量的網絡連接。5G + VR 又能將本地復雜的圖像處理搬到云上,實現交互式 VR 內容的實時云渲染。這樣一來,本地終端運算能力得以降低,頭戴設備將無線化,玩家使用 VR 時將更靈活。但這些場景,只有當 5G + VR 真正落地后才會發生。

根據中國信息通信研究院有關 5G 的白皮書,中國到 2021 年才能完成 5G 網絡的核心網基礎建設,核心網將部署在大城市和省會城市。另外在基站建設上,5G 網面臨兩倍于 4G 網基站數量的建設任務。也就是說,5G 還處于在基礎設施的建設階段,消費者在短期內無法受惠。

但資本卻總是先知先覺。美國移動運營商巨頭 AT&T 在今年 4 月宣布與包括 HTC、NVIDIA、PlayGiga 和 Arvizio 在內的一些主要廠商合作,為 VR 和游戲開發新的 5G 和邊緣流媒體解決方案。例如,HTC Vive Focus VR 頭顯能夠通過 5G 傳輸接收遠程計算機渲染的每秒 75 幀,分辨率為 2880x1600 的視頻。

樓彥昕 | SIF 2019

「我覺得 5G 來了之后,資本是松動了的。(行業)之前太冷了,現在已經有回暖的跡象……但這個市場的普及,和 5G 不是絕對關系,至少目前階段,肯定不是絕對關系。」樓彥昕表示,5G 現階段還沒有給 VR 帶來產業紅利,或者說技術紅利,對于 VR 來說,5G 現在還只是一個概念紅利。5G 環境下的 VR,消費者短期內不會有明顯的感知,但這個場景卻是給市場和資本放出的信號。如何開發市場,是他們需要去琢磨的問題。

一款在撬開消費者市場表現出足夠潛力的 VR 一體機,以及即將到來的 5G 紅利,正在加快推動 VR 臨近爆發點。但用戶不止感知技術,他們還消費內容。運營著一家沉浸式娛樂內容工作室的樓彥昕相信,足夠優秀的內容同樣可以留住用戶。「iPhone 也是從第四代開始才開始爆火的」,產品的進化需要周期,「但在此之前,你可以去培養你的市場」,對于創作者來說,只要作品足夠好,「現在市場的存量是可以養活你的」。例如,「砍方塊」VR 音游 Beat Saber 自去年 5 月上線至今年 2 月底,銷量已超過 100 萬份(中國區售價 70 元),這意味著 Beat Saber 成為 VR 游戲史上銷量最高的作品。值得一提的是,創造這款爆款游戲的工作室 Hyperbolic Magnetism,只有三名成員。

Beat Saber | Steam

IDC 預計,AR 和 VR 市場規模到 2021 年將合計增長近十倍,出貨量將從 2016 年的 1010 萬臺增至 2021 年的 9940 萬臺。中國信息通信研究院今年 1 月發布的《虛擬(增強)現實白皮書(2018 年)》報告預計,2020 年全球虛擬現實產業規模將超過 2000 億元,其中 VR 市場 1600 億元,AR 市場 450 億元。預計 2017-2022 年全球虛擬現實產業規模年均復合增長率超過 70%。

VR 在 2016 年遭遇的寒冬「并不代表技術不會穩速地往前走,也不代表這些 VR 內容的創作者會全線撤退」,樓彥昕說,「只有當技術進步疊加到一定程度,包括視覺、聽覺、處理、傳感器上的多重突破,才會出現一個面向市場的、綜合性強的下一代產品,大眾層面才會產生非常明確的感知。」當然,內容也是。一款樹立了行業標準的成熟產品,以及 5G 到來之前的資本涌入,無疑給了 VR 的內容和生態不小的助力。

vivo 在 MWC 上海展出了用于連接 5G 手機的 AR 眼鏡 | The Verge

VR 前進路上的第五座里程碑會是什么?張道寧說出了他的猜想,「大概率是(MR)與 5G 結合,大概率是與手機結合。」目前手機的運算能力已經足夠強大,加上不少信息稱蘋果將在未來一兩年推出 AR 頭顯,這種基于手機的分體式 AR 頭顯呼之欲出,可能將在消費者端掀起下一波浪潮。因為單是 iPhone,全世界就已經有 9 億多臺。


題圖來源:視覺中國

責任編輯:臥蟲

最新文章

極客公園

用極客視角,追蹤你最不可錯過的科技圈。

極客之選

新鮮、有趣的硬件產品,第一時間為你呈現。

頂樓

關注前沿科技,發表最具科技的商業洞見。

宜昌血流成河换三张手机下载 内蒙古快3开奖1001内蒙古快3开奖 黑龙江省福彩快乐十分开奖结果 11选5任七中奖多少 香港最快开奖现场直墦2008 快3推荐号码甘肃 比分网足球即时比分 大透乐中奖结果 百人牛牛 老钱庄心水论998009 澳客彩票网双色球杀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