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昌血流成河换三张手机下载|血流成河换三张打牌技巧

討厭分數的年輕人,卻在 ins 上找到了「考試」的快感

摘要

社交媒體漸漸成為了一場迎合他人的考試,粉絲和點贊數就是你的分數。

美國青少年已經將社交媒體變成了一場「人氣競賽」。

據彭博社報道,數百萬美國青少年正將自己的 Instagram 從「個人賬號」轉為「商業賬號」。這樣做,他們能更深入地了解自己 Instagram 推文的影響力表現,獲得相關的分析數據,但同時也會使他們的電話號碼和郵箱地址等隱私信息轉為公開,可以被任何人查看。


粉絲數 = 受歡迎程度

為什么青少年會在乎自己在 Instagram 上的影響力?

十幾年前,想找出誰是「班上人氣最高的同學」是很復雜的。同學們互相組成了不同的圈子,圈子與圈子之間又有著復雜的聯系。每個小圈子里都會有幾個「核心成員」,他們或許是班上學習最好的那個,或是長得最漂亮的那個。同學們也在會私底下進行一些人氣度的討論和比拼,有時選出一個「班花」,有時則是將一個人推舉為班長。

今天,這件事變得不再復雜。特別是在青少年普遍擁有智能手機的美國,社交媒體伴隨著 10 后這一代人的出生、成長。有些父母甚至從小就為孩子建立了社交媒體賬號,讓他們的粉絲數不輸在起跑線上。粉絲和點贊,恰好能夠定義一個人的「受歡迎程度」,也自然成為了青少年互相攀比的重要指標。

加拿大作家 Karin Eldor 在給福布斯雜志撰寫的一篇專欄文章里提到了這個現象。她曾被自己 9 歲女兒的一個朋友問起有多少 Instagram 粉絲,在她回答「大概 3000 多一點」之后,那個女孩以略帶嘲諷的態度表示,自己已經擁有了超過 30000 個粉絲。

這個現象絕不只出現在西方。中國的 90 后小時候流行「互踩空間」,長大后又在微信朋友圈里互相點贊。到了 00 后這一代,他們又回到 QQ 空間,開始「暖貼」、「擴列」、「養小船」。


一場迎合他人的考試

為了吸引到更多的粉絲和點贊,他們開始絞盡腦汁。

將 Instagram 轉為「商業賬號」后,你可以看到每一條推文的詳細分析數據,包括閱讀量、點贊評論數、通過站內私信分享和收藏的次數,以及這條推文為你帶來了多少粉絲,影響到了多少用戶。這些數字能通過更豐富的維度讓你獲得一種「成就感」。

除此之外,Instagram 還能提供其他人查看你推文的日期時間、頻次和性別分布,幫助你更好地「運營」自己的社交賬戶,

除了 Instagram,Twitter 和 Facebook 也都有類似的分析工具。雖然所有平臺都對外表示,這些工具存在的意義是為了方便那些在平臺上做生意的商業用戶,但 Instagram 這樣的社交平臺已經模糊了「個人」和「專業」之間的界限。越來越多的普通人將自己的創作發布到 Instagram 上,吸引關注并成為職業「網紅」,甚至最終創立自己的個人品牌。

Instagram 的分析工具 | Unsplash

普通用戶可以毫不費力地獲得這些分析工具。當粉絲數代表了一個人的受歡迎程度,變得如此重要時,人們自然會主動使用這些分析工具。

這使社交媒體漸漸成為了一場迎合他人的考試,粉絲和點贊數就是你的分數。盡管很多社交媒體都將注冊的最低年齡設置為 13 歲,但大多數 13 歲以下的青少年都可以輕松繞過限制,注冊自己的社交媒體賬號,參與到這場「考試」中。

一項調查結果顯示,當下 29% 的美國青少年最理想的未來職業是「YouTuber / Vlogger」。孩子們崇拜的對象不再是老師、運動員、音樂人、宇航員,而變成了網紅。

與此同時,越來越多的「網紅」開始出現抑郁、焦慮等心理問題甚至精神障礙。上個月,YouTube 知名游戲主播 Etika 在紐約被發現自殺。盡管沒有任何證據表明他的心理問題和 YouTube 有直接的關系,社交媒體對用戶造成的負面影響仍切實存在著,且正在一點點浮出水面。


從社交媒體中解放自我

無論是 Instagram 還是它背后的 FB,都已經意識到了問題的嚴重性。

去年,Facebook 和 Instagram 都推出了「使用時長統計」功能,讓用戶可以了解自己在社交媒體上花費了多少時間,增強自控力。今年,Instagram 開始小規模測試「不顯示點贊數」功能,開啟了這項功能的用戶將不會在推文下方的顯著位置看到有多少人點贊。他們表示,通過這個功能,希望用戶能夠「專注于分享照片、視頻背后的故事,而不僅僅是在乎它們有多少點贊。」

很多人都懷疑,這種產品機制的改動能不能從根本上改變現狀。此次青少年將賬號轉為「商業賬號」的事件就是一個不好的征兆。當人們深陷于人氣的比拼中,加上「成為網紅」的潛在利益驅使,他們的情緒被粉絲和點贊的跳動時刻牽動著,忍不住會主動投入越來越多的時間和精力,不斷加碼。

         在 Instagram 上以「攝影師」的身份分享作品 | Unsplash

Instagram 已經修改了「商業賬號」的隱私機制,默認不公開手機號和郵箱地址。但隱私僅僅是這個問題的冰山一角,更大的問題仍在于這一代人的心理健康。如何改變不健康的產品機制,引導青少年更多地關注生活本身,最終將他們從時刻關注社交媒體的焦慮中解放出來,這會是一個長期的問題。

頗為巧合的是,在有關年輕人切換賬號屬性的報道發出時,Instagram 剛剛宣布在部分地區隱藏點贊數字,刻意擺脫社交媒體的數字游戲。6 月,談起這一功能,Instagram CEO 亞當·莫塞里(Adam Mosseri)在接受 CBS 采訪時表示,「我們不希望 Instagram 成為一場人氣比賽。」


責任編輯:宋德勝

頭圖來源:視覺中國

最新文章

極客公園

用極客視角,追蹤你最不可錯過的科技圈。

極客之選

新鮮、有趣的硬件產品,第一時間為你呈現。

頂樓

關注前沿科技,發表最具科技的商業洞見。

宜昌血流成河换三张手机下载 381818白小姐中特网站 贵州快3历史开奖 浙江快乐12选5下载 999白菜手机版 快三怎么观察跨度规律 广东快乐十分胆拖奖金表 网上电玩城靠谱吗 广东快乐10分开将记录 浙江12选5和值一定牛 广西快3形